• 平码计算公式

王梦遥的母亲李蓉见到李远方特别喜欢

关键词:王梦遥,的,母亲,李蓉,见到,李远方,李,远方,到,

到部队做完报告后过一天就是国庆长假,宿舍里的人大都和各自的老乡相约出去旅游,爬华山、去法门寺、到延安访古的都有。有几个老乡也找过李远方,董文龙更是强烈要求陪同。但想想在这

  • 到部队做完报告后过一天就是国庆长假,宿舍里的人大都和各自的老乡相约出去旅游,爬华山、去法门寺、到延安访古的都有。有几个老乡也找过李远方,董文龙更是强烈要求陪同。但想想在这样的旅游黄金周里,各个旅游景点的人肯定都特别多,与其说是看风景,不如说是去看人头,所以董文龙只动员走了林贵利,而别的室友,除了苏俊峰要回家过节外,其他人都和各自的老乡去了。按照李远方原先的想法,在这个长假里,首先要去找一下在本城做生意的几个远房亲戚。到学校后,家里及这几个亲戚都给他打过电话,告诉了地址和联系方式。这几个亲戚到这里已经好几年,不经常回老家,再加上李远方前几年在部队,算起来有个三五年没有见面了。但前些时候忙着参加军训和适应学校的生活,一直抽不出时间,所以打算趁这几天去看一看。其次,要到武警部队和新结识的那些哥们聚一聚。剩下的时间,就在宿舍上上网,到图书馆查查资料算了。但老战友王梦遥的一个电话,却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王梦遥是个女兵,比李远方早一年当兵,超期服役了一年,和他同年复员。李远方第一年在师通信连干报务员的时候,王梦遥是话务员,两个人经常在隔壁房间值班,相互之间就很熟悉。到了年底,两人同时当了班长,因工作的原因,接触更多了些。李远方调到军区网络中心三个月后,王梦遥也被抽调到网络中心,虽然李远方执行的是对计算机的软件进行操作的任务,王梦遥干的是接线之类的硬件工作,但网络中心的人不多,战士更少,又来自同一个部队,原来相处得还不错,经过一年多,两人的关系就更加密切。因为王梦遥比李远方大一岁多,李远方就叫王梦遥“王姐”,王梦遥也真像个姐姐一样,生活上对李远方没少照顾。复员以后,两人一直保持着比较密集的电话联系,听说李远方考到自己家门口的大学时,王梦遥特别高兴。李远方下火车时,王梦遥进到站台里把他接回自己家,并介绍自己的父母与李远方认识。王梦遥是家里的独生女,父亲王兴安是本地人,是第一批下海的国家干部,虽然有点怕老婆,但做生意的手腕还是蛮高的。目前开了一家中等规模的房地产公司,王梦遥复员后暂时在父亲的公司上班。王梦遥的母亲和李远方是老乡,大学毕业后嫁给了同一个学校毕业的比她高两届的王梦遥的父亲,然后在当地找的工作,目前是市政府档案馆的一个普通干部。都说“亲不亲,家乡人”,王梦遥的母亲李蓉见到李远方特别喜欢,因为也姓李,就要李远方叫她“姑姑”,王梦遥的父亲就成了姑父,而对王梦遥的称呼,则从“王姐”变成了“姐姐”。出于三年多来形成的习惯,李远方原来想把自己用的军被带到学校,但王梦遥说她也有,让李远方不用带,李远方就只带了衣服和那台笔记本电脑从家里出来。王梦遥把自己的军被给了李远方,连毛巾被蚊帐褥子床单凉席枕头枕巾脸盆拖鞋都给准备好了,还给了他一张当地的手机卡。因为那天下午王梦遥要去参加自学考试辅导,李远方又想早点到学校准备一下,吃完中午饭再陪王母说了会话,由王梦遥父亲找个人把李远方送到了学校。到学校后,王梦遥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给李远方打电话,她母亲也经常接过女儿手里的电话和李远方说几句。但因为这一个月来大家都很忙,王梦遥家在城市的东北边,而学校在城市的西南郊,路比较远,王梦遥没有到学校看过李远方,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李远方也没有到她家里去过。国庆前也想过应该去王梦遥家看一看, 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选料但几天前听说她母亲单位国庆期间要组织到新马泰旅游,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王梦遥可能也要去,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就放弃了这样的打算。其次,李远方不是很喜欢交际,对那个姑姑的热情有些不大习惯,再从王梦遥最近对他的态度里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意思,下意识里尽量避免到她家去。听到她们要出去旅游的消息时,其实他是松了一口气的。倒不是说王梦遥长得不漂亮,其实王梦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一头短发下,因为有过当兵的经历,比一般的都市女孩多了几分英气。很好看的五官,光滑而健康的皮肤,散发出诱人的魅力。穿上高跟鞋就和李远方差不多的身高,因良好的家庭条件和营养而发育得特别好的身材,是许多男孩子梦想中的对象。但李远方总觉得和王梦遥在一起时找不到什么感觉,像个姐姐更多一些。也许相对于种种条件,男女在一起时,感觉更重要些。三十号上午只有两节《大学语文》,可能是国庆长假的缘故,讲课的那个年轻讲师有些心不在焉,开始倒讲了几句实质性的内容,然后就海阔天空地扯得老远。午饭前,打算当晚爬华山的董文龙和林贵利就已经离开学校了。因为没有什么具体的安排,吃完中午饭后,李远方慢慢地踱回宿舍。宿舍里像是鬼子扫荡过似的,几个人都在收拾行囊,东西扔得到处都是。李远方正帮着要回家的苏俊峰往箱子里装着当地的土特产,不一会手机就响了。一听电话铃声,李远方就知道是王梦遥打的。他们两个电话号码是连着的,开始时李远方奇怪王梦遥怎么总是用手机给他打电话,按常理来讲,用手机打电话要比座机贵得多。后来王梦遥解释说他们两个的手机之间通话不要钱,他才意识到王梦遥办的是人们俗称“情侣卡”的那种手机业务,所以总觉得别别扭扭的。又不好意思换卡,就一直用了下来,连电话费都是王梦遥交的。但他很少用手机打电话,基本上用宿舍里的铁通电话,手机号码也很少有人知道。“姐,你好!”这是这一个月来李远方接王梦遥电话时所说的第一句话。“你准备一下,资料专区我两点钟左右到你宿舍接你,我妈让你到我家吃晚饭。”在部队当电话员时形成的习惯,王梦遥说话总是非常简洁,如果不是那些特意闲聊的时候,说话时绝不拖泥带水。在详细问了李远方宿舍的具体位置后,就挂了电话,也不给李远方推托的机会。其他的室友收拾完东西后很快就跑光了。苏俊峰坐下午四点多的火车回家,从学校到王梦遥家,路上要经过火车站,李远方帮苏俊峰收拾好东西后,就要他过一会再走,等会顺便把他捎去。因为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宿舍里的人都知道李远方在这里有个姑姑,姑姑家有个姐姐。真实的情况,李远方并没有说,以免让董文龙这家伙多话。李远方换了一身自己觉得不错的衣服,把一个月没有穿的皮鞋拿出来擦了擦穿上,打开电脑上网随意浏览,等着王梦遥到来。一点四十五左右,当李远方觉得应该下楼去等王梦遥时,王梦遥已经在一个同系的新生的带领下上三楼了。听到走廊里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李远方走出宿舍把王梦遥迎了进来。看得出来王梦遥刻意打扮了一下,头发做过了,眉毛也修了一下,嘴上涂了层薄薄的口红,身上穿着的t恤和紧身的牛仔裤恰到好处地衬托出她的魔鬼身材。从带她来的那个男生失魂落魄的样子上,充分地证明了她精心打扮后给人的震撼力。“来得早了点,你准备好了吗?”在李远方叫了声姐后,王梦遥问道。“准备好了”,进宿舍后,李远方给王梦遥和苏俊峰介绍:“这是我的同学苏俊峰,这是我姐姐”,同时向带路的那个同学说了声谢谢。“你好!”王梦遥性格比较泼辣,大方地向苏俊峰伸出了手,苏俊峰局促地伸出手和王梦遥碰了一下。“姐,他要回家去,下午四点多的火车,把他捎到火车站行不行?”由于事先没有打招呼,李远方心里有点忐忑。王梦遥用嗔怪的目光扫了李远方一眼,干脆地说:“当然没问题,正好是顺路。”李远方正准备帮苏俊峰拿东西出门,王梦遥说等一下,让他把毛巾被、枕巾、枕套都拆下来,然后翻箱倒柜地找他换下的脏衣服。李远方是个勤快的人,换下的衣服,一般当天晚上就洗干净,但因为明天国庆放长假,昨天晚上就偷了一次懒,打算放到今天下午与早晨换下的迷彩服一块洗,没料想被王梦遥逮个正着。看着王梦遥像缴获战利品似的,一边笑着一边把找出来的赃衣服一件件地往旅行包里放,而且还不时地夸奖李远方柜子里的东西摆得挺整齐,优良作风没有丢掉,搞得李远方动手不是,不动手也不是,只能傻傻地站在边上。在部队时,王梦遥经常给他洗被子,因为军被洗完后要用针线缝,缝不好的话,叠起来就会很难看,这方面的技术,李远方是根本不过关的。但从来没有让王梦遥给他洗过衣服,何况是夏天这些贴身的衣服。收拾完李远方的脏衣服,王梦遥把旅行包轻松地往背后一摔说:“走吧!”打头走了出去。李远方让苏俊峰走在前面,锁上宿舍的门赶了上去,帮苏俊峰抬着箱子,向王梦遥的背影追去。从学校到火车站的路上,可能是因为有外人在后面坐着,或者是因为路上人和车比较多需要集中精力开车,王梦遥话很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李远方说着话,间或问苏俊峰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从对话中,李远方弄明白她母亲十一早晨出发去旅游,王梦遥不去了。因为前几天老家来了个人,带来点家乡特产,所以接李远方到她家去吃饭。把苏俊峰送到火车站后,李远方要去买点东西。第一次没有准备就到王梦遥家去了,被家里人说了一顿,说他不懂礼貌,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空手去了。王梦遥坚决不让他买,差点和他翻脸,但在李远方的一再坚持和软磨硬泡下,最后总算妥协了,但只答应让他买两瓶酒。李远方想买两瓶陈年花雕,他觉得这对王梦遥的母亲而言更有意义些。但这个城市的超市和商城里卖的大都是普通的黄酒,玻璃瓶装的,年头也都在三年以下。找了五六家都没有找到时,李远方心里产生过放弃的念头,但见王梦遥毫无怨言地陪他跑了这么多路,就激出了他一贯来锲而不舍的优良品质,非要找到合适的不可。几乎跑遍了整个城市,后来还是在一个在商城碰到的卖酒的老乡的指引下,在一家“咸亨酒店”里找到了六坛标着十八年陈酿,实际上已经有二十三四年的“女儿红”。这酒老板本来是不卖的,说什么这是他们的镇店之宝。但在和李远方的谈话中知道是老乡,而李远方凭着以前对历史的爱好,和他说起了花雕酒的历史由来,越说越觉得投缘,高兴之下答应分给两坛。至于酒的价钱,一方面这么长年头的花雕酒不好定价,另一方面老板也不好意思说,李远方就按照酒的年头,两个十八是三十六,象征性地付了三百六十块钱。然后两人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都说以后经常来往。为了配酒,老板还特地送了两斤话梅和一包红糖。这一阵折腾下来,到王梦遥家时,已经快到五点了。虽然花了很多的时间,但和李远方在一起,王梦遥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在李远方每一次因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而满怀失望时,都小心地婉言安慰。这中间王梦遥的母亲来了四五次电话,一再要他们早点回家,但见到李远方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这种样子,王梦遥就一再地找种种理由替李远方解释。说起来,自己喜欢的男孩为了使自己母亲高兴费这么大的心思,就已经使得天下所有的女孩子感动至极。她的心里,除了幸福和感动外,实在是再也装不下别的情绪了。

    ,,手机报码网现场开奖网站
发表时间:2020-06-04 | 评论 () | 复制本页地址 | 打印

相关文章

  • 妮莎奥秘的对克里道:“

    克里举现在四看,范畴光秃秃的,地上到处都是烂泥和水洼。妮莎探头看着地上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哇!”克里大惊,以为妮莎出事了...

  • 消逝的喜欢qq签名_曾经消

    你不懂吾的寂寞,并异国权利来干涉吾的生活在芳华的岁月中总是会有着太众的崎岖,能够这也是一栽成长吧望着烟花那么艳丽的绽放,突...